绑定华为战车,“小康”可有未来?

绑定华为战车,“小康”可有未来?
2022年08月30日 14:13 商学院

  除了有可能面对更多与华为合作的汽车品牌竞争对手的挑战,与华为深度合作的小康股份或许还需要考虑如何打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如何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品牌。

  文|胡嘉琦 石丹

  小康股份又双叒更名了。

  2022年8月2日,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合作伙伴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康股份”)证券简称变为“赛力斯”,证券代码601127不变。“赛力斯”也是小康股份旗下与华为合作的新能源汽车品牌的名称。

  小康控股创始人、董事长张兴海表示,此次更名为赛力斯是企业第三次创业的新起点,是一种顺势而为,是对于当前智能电动汽车赛道的应对之策。小康股份则公告了更名原因,称为便于投资者准确理解当前公司定位,使公司名称与业务及战略规划相匹配,统一公司品牌形象,提升品牌价值。

  从1986年做弹簧起家,到2003年进军传统燃油整车制造,再到2016年向新能源智能汽车转型,小康股份主营业务几经变化,公司也三度更名。然而,业务转型并没有让小康股份获得利润。2021年,小康股份营业利润亏损28.85亿元,同比扩大31.43%;2022年上半年,小康股份归母净利润亏损17.27亿元。

  更名为赛力斯后的小康股份会迎来新的发展机会吗?与华为的合作会给小康股份带来什么?面对扩大的亏损额,业界不禁发出疑问。

  三次更名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民营企业家涉足汽车行业已不是新鲜事,与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等民营企业家不同的是,张兴海选择以微型汽车为切入口,形成包括微车整车、发动机及零部件生产、销售服务在内的完整产业链,通过与国有大集团合作进入汽车行业。

  1986年,张兴海投资创建重庆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为长安微车生产座椅弹簧。赚到第一桶金后,2002年,张兴海开始制造和销售摩托车,还成立了重庆渝安创新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安集团”)。

  2003年,渝安集团同东风汽车公司、东风实业有限公司三方合资组建东风渝安车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渝安”),三家公司各占50%、20%、30%的股比,该公司主要生产东风小康品牌小型面包车。彼时,以小型面包车进入汽车行业的东风小康一时风光无两,一度与五菱宏光、长安之星并称为“中国微车三巨头”。

  借着东风小康风靡之势,2007年,渝安集团改名为“重庆小康汽车集团”,2011年再次改名为“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小康股份在A股成功上市。

  这一年,中国汽车行业大力促进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国家财政部颁布了《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同年,小康股份嗅到了商机,开始发展新能源汽车,并投入25亿元开办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康新能源”)。

  2019年1月,小康股份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举行了全面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将深入推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合作,在工业互联网、ICT基础设施、新能源汽车智能化、网联化等领域开展全面合作,为小康集团打造智能电动汽车提供坚实助力。也是在这一年,金康新能源推出赛力斯品牌首款车型SF5,该车于2020年7月量产上市。2019年8月,华为正式亮相Hicar智慧互联系统,由此开启了与车企的合作。

  直到2021年,小康股份迎来了发展的转折点,该年4月,小康股份旗下“赛力斯”品牌与华为合作发布了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引发了一波关注。之后,赛力斯又与华为共同发布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AITO,陆续推出问界M5、问界M7。

  2022年8月1日,小康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正式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名称从“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赛力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力斯集团”)。

  “更名为赛力斯,表明公司将坚定不移走高端智能电动汽车路线的决心。”日前,赛力斯集团董事长张兴海在小康股份更名赛力斯集团媒体说明会上称,此次是公司的第三次更名,也是公司第三次创业的新起点。

  张兴海认为,汽车行业正迎来整体转型升级的重要时点,高端智能电动汽车赛道必将取代高端品牌传统汽车赛道,商用智能电动汽车赛道必将取代传统商用汽车赛道,这是行业的大趋势。而想要抓住未来庞大的市场,核心科技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掌握发展主动权。

  “赛力斯集团从投身新赛道开始,每年拿出销售收入的10%投入创新研发,研发总投入已近100亿元。在美国硅谷,我们建有研发中心;在国内,我们的研发团队成员占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未来还将进一步增加。如今,我们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电’技术,拥有1000多项新能源智能汽车专利技术,这意味着赛力斯集团对新能源智能汽车的核心环节和全产业链有了更强的掌控力。”张兴海表示,“未来,我们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以技术创新驱动抓住行业高速增长的窗口期。”

  华为背书

  2019年4月,小康股份发布第一款增程式SUV赛力斯SF5,2020年7月这款车型开始交付。据盖世汽车官网援引的乘联会销量数据,2020年9~12月,赛力斯SF5销量分别为311辆、300辆、59辆、62辆;2020年全年赛力斯SF5总计仅卖出732辆;2021年1~3月,赛力斯SF5销量分别为83辆、13辆、54辆。

  销量不佳的小康股份选择抱紧华为“大腿”。在2021年4月上海国际车展上,赛力斯品牌与华为合作发布了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下称赛力斯SF5),该车搭载了华为DriveONE三合一电驱动系统等零部件。

  东吴证券提出,从参与深度来看,华为与车企合作可以分为三种模式,第一,卖软硬零部件给汽车企业;第二是Huawei Inside(HI)模式,即合作开发定制完整的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等整体解决方案;第三是华为智选车模式,由华为深度参与产品定义、整车设计以及渠道销售。赛力斯华为智选SF5正是运用了华为智选车模式。

  与华为的合作为赛力斯带来过销量上的增长,2021年全年赛力斯SF5销量为8169辆,是2020年全年销量的11倍以上。但从销量走势上看,赛力斯在2021年10月达到2205辆的销量高点后又开始下滑,据盖世汽车官网援引乘联会的销量数据,2021年11月和12月,赛力斯SF5的销量降到1446辆和1089辆。2021年,小康股份营业利润亏损28.85亿元,同比扩大31.43%。

  2021年末,小康股份与华为加深合作。12月 23 日,赛力斯与华为共同发布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AITO,该品牌的首款车型中型SUV问界 M5 首次亮相,该款车型也是首款搭载HarmonyOS(华为鸿蒙系统)智能座舱的汽车。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问界M5与赛力斯SF5均是由华为与小康股份一起打造,然而不同之处在于,华为只为赛力斯SF5提供智能网联和智能车云的技术,而问界M5则得到了华为在产品设计、产业链管理、质量管理、软件生态、用户经营、品牌营销、销售渠道等多方面全流程支持。

  一名华为问界M5体验店的销售向《商学院》记者介绍,问界M5相当于赛力斯SF5的升级版,在车机系统、系统软件、整车质量方面都进行了升级。

  问界M5推出后,销量表现超过赛力斯SF5。数据显示,2022年1~6月问界M5销量分别为815辆、1061辆、3045辆、3245辆、5033辆、7021辆。据盖世汽车官网援引乘联会的销量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赛力斯集团累计销量20260辆,其中,赛力斯SF5销量仅为40辆,问界M5销量为20220辆。

  距问界M5开启交付过去7个月后,问界M7于2022年7月上市,目前尚未公布销量。据华为问界M5、M7体验区的销售介绍,问界M7亮点在于拥有六座空间和零重力座椅,空间也比问界M5更大。东吴证券认为,问界M7销量值得期待。2022~2025年将是中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从15%突破至50%以上的黄金时期,也是商业模式创新期,华为与小康股份的创新合作模式正处于重要验证期。

  从赛力斯SF5,到问界M5、问界M7,小康股份接连获得华为智能化赋能。在招银国际研究部经理白毅阳看来,在赛力斯SF5上,华为只不过做了小幅度赋能,整体竞争力不强。而问界M5、M7进行了明显的产品力升级,在座舱方面有比较好的口碑,很多消费者看好车机系统。

  自从华为在技术上赋能小康股份后,小康股份也开始被外界称为“华为概念股”,股价一度从2016年6月上市时的每股29元上涨至最高每股90.5元(2022年6月28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战略与营销课程主讲、中国市场学会(汽车)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认为,小康股份之所以被称为“华为概念股”,主要是因为在同华为合作时采取了全面配合和合作的态度。

  “原因是其在中国汽车市场上总体比较弱,又没有强有力的资金后援。像北汽新能源背靠北汽集团,能够持续注入大量资金,且依靠北汽来背书,可以获得资本市场相对积极的投入。而小康股份‘血缘’和背景都不足,能够靠上华为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对公司的发展应当说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因为有华为背书,所以从它的销量理论上讲是可以借助华为实现突破的。”薛旭说。

  前景如何

  小康股份虽然“深度绑定”华为,但是华为却不止小康股份一个合作伙伴。

  除了与小康股份合作,华为还以供应商身份参与极狐阿尔法S HI版车型打造。2022年7月,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交付,该车型搭载华为的鸿蒙座舱和智能驾驶系统。同时,华为还与长安汽车宁德时代合作打造阿维塔品牌。产品上,2022年下半年,除了问界系列产品外,华为参与合作打造的车型还有高端轿车极狐阿尔法S、紧凑型SUV北汽魔方、大型SUV阿维塔等多款车型。

  对于小康股份获得华为青睐的原因,薛旭认为,小康控股的核心优势理论上说在于它决策的相对灵活性以及此前它在三四线市场的积累,且它与华为合作的意愿也更强烈。不足在于小康股份最早是从零部件起家,在汽车的系统集成等原理创新上,小康股份的创新性还存在很大的不足。

  与华为全面合作,一大优势是可以借助其广泛的销售网络。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谈及问界M5的优势时曾说,其可以借助华为的手机销售网络进行推广。华为在中国有2000多家手机门店,在全球有5000多家,且店面一般都建在商业区,人流、客流比较大,对问界M5的销售可以起到一定帮助。

  只是,华为的渠道优势未来可能不止服务小康股份一家。中航证券表示,当前华为线下体验店超过5500家,远高于其他新能源车企,华为的品牌影响力及强大的渠道优势将赋能车企,助力车企卖好车,预计未来将有更多车企选择与华为合作。

  除了有可能面对更多与华为合作的汽车品牌竞争对手的挑战,与华为深度合作的小康股份或许还需要考虑如何打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如何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品牌。

  多位业内分析师认为,小康股份目前更多是一个“代工”的角色,如果华为卖不动,小康股份基本没有任何办法。这种情况的风险在于:华为成功,小康股份就跟着成功,如果华为造车的商业模式失败,小康也会跟着出现问题。

  目前来看,小康的亏损还在继续,2022年上半年,小康股份归母净利润亏损17.27亿元。白毅阳认为,小康股份2022年上半年毛利率层面应该比2021年全年要好,随着车辆交付量提升,2022年下半年应该有上升空间。目前研发费用端和工厂投资方面还比较大,2022年扭亏为盈希望不大。

  “任何企业的亏损就其根源来说,都是因为不适应市场的竞争,没有形成鲜明的竞争优势所导致的。过去小康股份做中低端车,主要是面向三四线市场的面包车,后来虽然进行了升级,但是销量非常有限,在市场当中并没有形成足够的影响力和强势的口碑。虽然如今跟华为‘捆绑’在一起,但它已然形成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对销售增长也有一定的限制。”薛旭说道。

  在公司亏损之时,小康股份选择募集资金。2022年7月15日晚间,小康股份披露,已增发普通股1.37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为71.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公司募集资额为70.6亿元。

  薛旭认为,小康股份增发股份是因为在目前新能源汽车产业大规模转型的背景下,公司完全依靠自身现有的销售和形成的资金,不足以支撑一个大规模的产业转型。所以增发筹集资金是非常正常和自然的。

  对于小康股份扭亏为盈的核心,薛旭认为,要在既有的资源背景下构建鲜明的竞争优势,在资源不够的时候,只能是先做减法,在一个特定的细分市场形成突破。举例来说,上汽通用五菱推出3万元左右的新能源汽车,满足了中低端市场的需求,一战成名,客观上支撑了自身的发展。

  薛旭建议,要从汽车产业的战略上,从根本上摆正利润和优势的关系,要把优势放在利润之前,牢牢地抓住竞争优势的设计,在产品上不能简单地打价格战,要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人气榜
跟牛人买牛股 入群讨论
今日热度
问股榜
立即问股
今日诊股
产品入口: 新浪财经APP-股票-免费问股
产品入口: 新浪财经APP-股票-免费问股
产品入口: 新浪财经APP-股票-免费问股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31 嘉华股份 603182 10.55
  • 08-31 华大智造 688114 87.18
  • 08-31 通行宝 301339 18.78
  • 08-30 胜通能源 001331 26.78
  • 08-30 嘉曼服饰 301276 40.66
  • 产品入口: 新浪财经APP-股票-免费问股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大片